在公車上遇見一個漂亮女孩,瘋了。

米白色碎花裙,配上淺褐色圓頭娃娃鞋,筆直的秀髮,和手中緊握的那只粉紅色布包,舉手頭足,滲透出濃烈的潔癖習氣。

只見她不時地揮動雙手,念念有詞,公車機體所產生的巨大聲響將她的音調壓了下來,然後在等待紅燈的瞬間,令司機疑狐的向後看了一眼。乘客們的目光,或嫌惡或同情,身旁的那個空位,始終沒有人願意去嘗試。

一口走調國語,加上大舌頭的特效,在幾乎可以判定她是外地人的時候,卻又露了兩句標準台語。話語繁雜且不具邏輯,但題材的多樣性令人唏噓,顯然是個高知識份子且關心時事。和她的外表相較之下,偶然夾於句中的髒話,便顯得格格不入。

rainso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